Vermiss

[叶黄] 断点续传 08

07 

------------------------------------------------------------------------------------------------------

08

叶修顿了两秒就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儿呢?”

那边传来夹杂电流声的回答,“B市机场。”

背景里人声嘈杂,各种声响碰撞在一起,连带听筒里传来的声音都给挤压得听不清。

“刚下飞机就给我打电话?”叶修换上一副惊诧的口气,“啧啧,真感动。”

“谁跟你说这个了?你那采访我看了……”那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将信将疑,“你胡扯的吧?”

“能不能别一上来就问这事儿啊?”叶修语气里带了些无奈,“我今天一天都在被所有人盘问,消停点成吗?”

“成啊,你告诉我是哪家姑娘,我立马放过你。”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

叶秋在电话那边静了两秒。

“还是黄少天?”

叶修笑:“那必须的。”

叶秋没有接话,突然岔开了话题:“G市的房子差不多快弄好了,具体地址我短信你。你自己这几天慢慢收拾行李,大概一周后就可以搬过去。”

“真不愧是我弟弟。”叶修称赞,“这效率没得说。”

“……你是真不想留在家里?”叶秋问。

“我不正在家待着吗?”叶修顿了顿,“但我肯定不会一直住下去。”

“为什么?家里哪不好?”

叶修没管对方能不能看见,一边摇头一边说:“不是。我当年给你们说了我和他的事后,我就没打算再回家了。

就算偶尔回来一趟,都是暂时的。”

“那件事他知道吗?”

“哪件?”叶修问,“我要搬去G市这件?”

“不是。我说的是你当年出柜的事。”

叶修有点好笑,出声回答:“那时候我跟他都分手了,我还告诉他干嘛?”

叶秋被噎了一下,说话声里带了点不可置信:“你连他还会不会和你复合都不知道,就冒着被老头子打断腿的危险跟我们出柜了?你到底怎么想的?考虑过后果没有?”

“考虑了啊,怎么没考虑?别诬陷人啊。”

“那你自己说你想了些什么?!”

叶秋在那边越气急败坏,叶修这边就越淡然,“首先,得先把当时他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分手问出来啊。剩下的以后再说呗。”

“这都几年了?你还停留在第一阶段?!而且你现在不是退役了吗?”叶秋气得连走出机场的步子都迈得大了许多,分分钟想把手机扔出去。

“这种事急不得。”叶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慢慢来嘛。”

“……”

“而且你以为我很闲吗?之前我还得带队,打比赛的时候忙得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哪有空去想这些?”

叶秋对他没话说了,心力交瘁,“……你就说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吧?”

叶修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先搬过去,不愁没机会。”

于是叶修的搬家工作轰轰烈烈地开展了。

其实他需要搬的东西不多。换句话说,他当时从H市飞到B市来带了哪些东西,如今就把它们原封不动地再挪到G市去就行。

落到实质上,他根本没有花到一周就收拾好了一切,整装待发。

叶修留了很多衣物在B市,仅仅带了一些不可或缺的私人物品,只占了两个行李箱。登机时轻装上阵,就算是搬完了。

叶秋在G市替他买的房子是个新修的电梯公寓,楼层不高,9楼。那儿地段不错,周围的那些超市啊车站啊离得挺近的,而且听说距离蓝雨俱乐部也不远,不知道是不是前者有意而为之。

君子成人之美。

——叶修在心里给自家弟弟点了个赞,神队友。

下午两点,叶修刚下飞机,苏沐橙的电话就气势汹汹地来了。

叶修一手拖着个半人高的行李箱,还死沉,根本腾不出空来。最后他看着兜里的电话俨然有你不接我就一直响下去的架势,他还是屈服于现实的淫威之下,在大门口站定,掏出手机接了。

苏沐橙不可置信的问句在接通的那一瞬间毫无阻拦地传过来——

“喂,叶修?我刚听叶秋说你搬去G市了?骗人的吧?”

“没骗。”叶修下意识地把手机拿远了点,“我现在在白云机场,刚下飞机。”

“你要去G市住了?为什么?没告诉我啊?”苏沐橙的语气里带了点抱怨,“前两天不是还说‘咱俩谁跟谁’吗?转眼就不承认啦?”

“哪能呢!我打算等我这边整理完以后再告诉你,结果被叶秋那小子抢先了。”

苏沐橙也没真生气,笑嘻嘻地跟他开玩笑:“是吗,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原谅你了!哎,你实话说吧,你这次是不是就是去把黄少追回来的?”

“这个嘛……”叶修轻笑,“不知道,得看人愿不愿意给我一个挽回的机会啊。”

“装吧你就!”苏沐橙在电话那边吐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心里偷笑啊?听你口气就知道这事黄少说了不算。”

“怎么回事啊你,会不会说话,讲得跟我强迫他一样。”叶修严肃地纠正,“我们是双箭头,懂吗?”

“好好好,双箭头。”苏沐橙补刀,“双箭头怎么没见你有什么行动呢?双箭头也能被你拖三年?那天群里集体围攻柔柔的时候你也没……”

“成,我错了。”叶修被说得无地自容,深感自己拖了俩人进展的后腿,“求组织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

“好啊!正好我现在是队长我说了算,你跟黄少一个月内还没什么进展的话,就别说你是兴欣的了。”

叶修对着手机话筒感叹,“这也太狠了,不能因为我跟黄少天没什么,就连带我给兴欣做的贡献也给抹了吧?我容易吗我?你跟谁学的?”

“你呀!”

苏沐橙得意洋洋地挂了电话。

在原地掏出手机翻了翻叶秋的短信确认地点后,叶修招来一辆出租车,往目的地驶去。

到达新家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了,剩下的半天叶修一心扑在了对其的整理上,连晚饭都没来得及顾上,一直到晚上八点半才全部竣工。

叶修看着崭新的室内总算有了点人样,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便决定下楼去买一点东西。

楼下不远的车站对面有一家便利店。

叶修嘴里叼着根烟晃晃荡荡地走进去,穿梭在货架间找方便面。各个口味都拿了点后,叶修速战速决地便结了账离开。

一出门就中了头彩。

虽然叶修确实幻想过住到G市来,半路上碰到黄少天的几率会大很多,他搬到这儿的目的也有几分是出于此,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

这也太不科学了!下午才搬来晚上就碰上了?

第十一赛季的结果一周前出炉了,霸图在和轮回进行了艰难的对抗后,最终如愿以偿地获得了他们时隔七年的第二个冠军。

黄少天这几天在忙着蓝雨训练营的事,有好几个新人资质都不错,好好培养一下会有选入战队的可能。他和喻文州说过这件事,对方和自己一样也持欣赏且期待的态度。

下午喻文州找自己要早期的训练生资料,黄少天在宿舍里翻了半天以后,才发现那本厚重的资料被自己落在家里了。

说是家,其实也不全是。

黄少天一般都住蓝雨宿舍,一来是方便,训练啊开会啊,都免了很多在路上奔波所耗费的不必要时间;二来是住宿舍,队里的团结氛围也浓厚很多,人多总是热闹的。朝夕相处培养出来的感情,总比一到点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所产生的要真挚些。

因此,他自己原本在G市拥有的那套房子也就此闲置了下来。

父母不在G市,黄少天通常都是一个人住,如今搬去宿舍,偶尔夏休期才回家住两天,所以他那套电梯公寓已经不知不觉蒙了尘。

黄昏时分他从蓝雨宿舍出来,回到这个很久没人光顾过的家来找资料。放置战队的书柜乱得毫无人性,黄少天花了整整三个小时,才将需要的资料全部收集齐全。

晚上手里攥着一沓纸质文件往回走,黄少天正好就在路过附近的便利店门口时,随意一瞥,看见了里面正在结账的叶修。

他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和叶修的相遇是不是太频繁了?

对方已经退役,在B市过得逍遥。现在两人本应风马牛不相及,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双目相对。

这已经不属于巧合二字可以解释的范畴了,简直像是某一方刻意而为之。

——反正不是我。

黄少天连忙在心里撇清自己。

那是叶修?

叶修提着一袋速食食品慢悠悠地推开便利店的玻璃门出来,外面的黄少天就大喇喇地挂着半分错愕半分疑惑的神情,站在风里等他。

叶修也学着黄少天的态度没刻意回避,径自走到他面前等他开口。

黄少天看着叶修在一步之外站定,瞄了一眼他手里提的东西,问道:“老叶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在B市吗?这才几天,又飞回来了?哎你买的什么?”

叶修抬起左手的塑料袋晃了晃,示意,“方便面。”

“你买这个干嘛?还买这么多,吃得完吗?你又不——”黄少天突然缄口,表情僵了僵,“——我靠,你这样……难道你要在G市定居???”

叶修点头:“哟呵,少天大大挺聪明啊?就在车站对面直走200米。”

黄少天顿时眉头皱在一起,“我就搞不懂了,你放着好好的B市市中心豪宅不住,跑到我们这儿来增加人口密度干嘛?你有这么闲那当初为什么退役?”

叶修却突然抓住一个不是重点的重点,“什么豪宅?你去过我家?”

“没有啊?我哪儿知道坐标?”黄少天一脸无辜,“这不是你微博上的粉丝说的吗?好像是有几个女粉丝在街上看见你,然后偶然拍到你回家的照片了,就前段时间微博上闹得沸沸扬扬啊。难道你不知道这事?还是说是她们眼花了?”

叶修当然知道这件事。

时间距离现在也不远,一个月前那几张高糊的照片刚流出时整个叶粉圈都炸了。各路人马连马甲都抛弃了,披着大号就圈自己,顺便还问:叶壕请问还缺腿部挂件吗?上过大学的那种!

但是这事虽然劲爆,联盟里倒也没多少人知道。毕竟是粉丝拍到发的微博,能得知这个消息的,也就仅限于叶修个人的粉丝之间,连战队粉也不太知情。而且内容涉及选手的隐私,图片公开之后,博主很快就反应过来这种做法欠妥,三个小时过后就删了。

那黄少天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叶修有点迷茫,他怀疑是自己理解出了偏差。

于是他问:“我知道啊,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黄少天正想脱口而出:[你傻吗我肯定是刷微博刷到的啊那时候整个首页都在抱你大腿啊我想不知道都相当困难好吗],却又反应过来当时的自己似乎是用小号刷的——还是特意申请用来刷叶修相关的那个。

好像。

暴露。

了。

什么。

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大脑内已经进入了一级警戒——他现在算是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祸从口出。

叶修看着他风中凌乱的样子,也没戳穿,主动给了个台阶下:

“你怎么在这儿?蓝雨俱乐部不在这边吧?”

“啊?”黄少天回神,“哦,我回这边帮队长找点东西,有关训练营的。哎,老叶我告诉你,你叫你们兴欣那几个今后的赛季小心点啊!今年我跟队长在里面找到了好几个好苗子,都快赶上当年的我了!”

“当年的你?”叶修挑眉,“Boss收割机?”

“滚滚滚滚滚滚咱能不提黑历史吗?还有,你好意思说我!你忘了你在第十区干了些什么丧尽天良丧心病狂泯灭良知的事了吗?你忘了死在你伞下的boss冤魂我可没忘啊!”

叶修见黄少天俨然一副一开口就停不下来的阵仗,截口问道:

“吃晚饭没?”

“晚饭?没吃,我哪有空。光是找这些东西都花了我三个钟头啊靠!”黄少天愤怒地扬扬手里的资料,“我发誓我下一次绝对不把它们乱扔了!就为了把这些东西找齐,我都把我那儿房顶掀了!”

“那少天大大要一起吃顿饭不?你家离这儿不远吧。”叶修指指刚买的泡面,“哥请客。”

“靠靠靠靠靠你也太抠了,跟本剑圣吃顿晚饭居然用方便面就把我打发了……”黄少天一边摇头一边转身就往背后走。

独自走了两步,黄少天回身见叶修还待在原地,又开口:

“唉你还站那儿干嘛?走起啊!”


TBC

评论(17)
热度(353)

© Vermiss | Powered by LOFTER